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中心 >

硫酸到底有多恐怖?

2020-08-17 18:36新闻中心 人已围观

简介我自己平时见到硫酸的心态就是:98%浓硫酸不会冒烟,都不用在hood里面操作,真是方便。而且用浓硫酸比较多的场合就是做溶剂,用来处理石墨,而且都是带着手套的,浓硫酸洒在手套...

  我自己平时见到硫酸的心态就是:98%浓硫酸不会冒烟,都不用在hood里面操作,真是方便。而且用浓硫酸比较多的场合就是做溶剂,用来处理石墨,而且都是带着手套的,浓硫酸洒在手套上基本没事,所以没什么恐惧的心理。至于稀硫酸,比如用来做电解液的1M H2SO4,那就更随意了,用来洗手都没事,特别安全。

  多说一句,如果是浓硝酸,我就会小心一点,一来是它发烟,你吸进去特别的呛,二来用硝酸处理碳的时候,很容易爆炸。

  如果是浓氢氟酸,那基本上能不用就不用,即使用也是全副武装并且坚决防止洒在手套上,手套不见得能防止氢氟酸接触你的手,一旦接触了皮肤,基本上就完蛋了。

  我做实验最小心的化学品是叠氮化物,轻拿轻放,不敢有任何怠慢,好奇为什么的话,你可以查查雷管的化学成分是啥。

  放张图吧,为啥说硝酸处理碳很危险。前几年东华大学重大实验室爆炸事故。即使你对于做GO(Graphene oxide)这个实验已经司空见惯了,也不能放松警惕,否则结果就是这。

  关于做化学合成,有些实验你在美国之类的地方是不让做的,所以你看到相关的文章都是中国发的。比如说有人用超高温和超高压的水热做多孔的磷化物。我没有亲眼看过,听传言说他们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单独盖了个房子,就是用来做这个反应,即使炸了,也就是房顶掀了而已,反正周围没有人。还有,如果你经常去查一些古老的文献,你会发现苏联时期,苏联人做过很多合成,把几种试剂放在一个容器里面,然后装满炸药,然后引爆,BOOM,用产生的激波来促进反应的发生,我想这实验除了苏联人也是没谁了。

  不同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的定义真的差别非常大。比如美国认为氢氟酸是极其危险的,对人身安全伤害非常严重,所以想用氢氟酸一定要特殊的安全培训,然后登记购买,废液的处理也是独立于其他药品。相比之下,中国并不是很在乎一个人的安全,氢氟酸很多实验室都有,其实以个人名义都可以在化学品网站上面网购大量浓氢氟酸,完全不查任何手续。中国比较在乎的是社会稳定,群体性事件,所以对易制爆药品管制非常严格。比如硝酸,简直是太常见的药品了,但是在中国需要开手续备案才能购买,防止你私自制造爆炸物,危害社会稳定。而在有些国家地区,硝酸是随便买的,不仅是硝酸,乌洛托品都可以买到,所以分分钟制备出RDX(主流军用炸药)。

  浓硫酸不恐怖,因为浓硫酸的危害都是可预见的。怎么说呢。浓硫酸一滴倒手上你的手会在短时间内火辣辣的疼,你会第一时间冲到水池边用自来水狂冲。。。冲完涂点烫伤膏该干嘛干嘛。。。回头就忘了。。。

  如果一不小心滴了一滴氢氟酸在手上你都不会有知觉,半个小时后手开始巨疼。但是氢氟酸已经渗透进皮肤了,对骨头的损伤是永久性的。量大可能还致死。

  *但出于敏感和保护相关人员隐私的理由,文中涉及到的地名、人名我做了模糊化处理。

  赵铭泽与女友唐娜并肩牵手在名牌服饰店之间穿梭,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各种纸袋。赵铭泽年近四十,外形儒雅,在一家大型外资数码产品企业任行销总监,事业成功,囊中富有,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他身边的小女友唐娜二十岁出头,刚大学毕业,穿一袭白色长裙,披肩发柔顺飘逸,略染成红色,整个人看上去年轻时尚,青春逼人。

  两人在人海与爱河中幸福地徜徉,已经满载而归,看看再买一双休闲款凉拖,就要返回爱巢。赵铭泽忽然感觉下身有些异样,低头看去,西装裤的裆部出现了几个破洞,随后一阵剧烈的疼痛从下体传来,烧伤般地灼热和剧痛。赵铭泽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裆部躺倒在地上。小女友唐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蹲下身,问:「你怎么啦?」

  赵铭泽却说不出话来,一开口就成了哀嚎,声音歇斯底里,闻者不寒而栗。过路人很快围拢来,纷纷好奇地询问:「什么事?」却没有人想采取措施进行帮助。有两个坏小子在人群外围说:「好像是伤了那里了。」另一个说:「我知道,这叫做阴茎骨折,运动太猛造成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让围观的人能够听见。心态各异的围观人群发出嗤嗤的笑声。

  唐娜终于从惊惧和羞愧中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医生出具的医检报告显示,赵铭泽的下体高度灼伤,出现腐烂的症状,不仅将彻底失去性功能,小便功能也发生障碍,以后要终生佩戴输尿导管和尿袋。强腐蚀物为浓硫酸。

  唐娜对当时情况的描述几乎没有任何破案价值,只是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没来得及反应,什么也没看见。

  沈恕见她不配合,又年幼无知,不愿意逼问她,吩咐马经略去调查赵铭泽的社会情况。

  结果显示,赵铭泽有妻有子。妻子武媚无业,由赵铭泽提供抚养费。儿子八岁,望湖路小学二年级学生。武媚对赵铭泽在外寻花问柳的事情知根知底,夫妻双方已经达成协议,赵铭泽每年给妻儿提供二十万元生活费,武媚对赵铭泽的事情则无权过问。

  沈恕说:「算不上奇闻,这种合同夫妻的比例大着呢。赵铭泽的妻子有没有作案嫌疑?」

  马经略说:「没有作案时间,也不存在雇人作案的迹象,而且他们保持这种各取所需相安无事的生活状态已经有六七年了,应该不会有突发的作案动机。」

  沈恕说:「这个伤害案的作案动机很明显,是凶手对寻花问柳的男人的报复。赵铭泽的妻子武媚和她家人都有作案嫌疑,还要继续深入调查。也不排除与赵铭泽生活不相干的人,出于报复社会的心理作案。神医现在到了,希望她检查过伤者后,能给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赵铭泽的伤势很集中,除阴茎和阴囊外,大腿根部、内侧、会阴部均未波及,凶手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伤害赵铭泽的生殖器。凶手使用的是浓度为 95% 的浓硫酸,腐蚀性很强。

  沈恕对我说:「赵铭泽与唐娜保持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据调查还与多名女子有染,而凶手选择伤害赵铭泽的生殖器官,可能是赵铭泽始乱终弃的女人之一,也可能是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对不忠诚的男人的报复。目前有三条线索可以展开追查,一是排查赵铭泽曾经交往过的所有女人,二是循着浓硫酸的线索进行调查,三是确定凶手的作案工具。」

  我说:「凶手的作案工具很奇怪,按常理说,赵铭泽被伤害到的部位需要面对面地泼硫酸而且距离很近才能完成,但是赵铭泽和唐娜都没有看到作案人,而且他们身处闹市,竟没有目击证人,用时下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说:「使用针管和水枪类工具喷硫酸,对社会进行报复的案件,最近时有发生,不过那是陌生人随机作案,作案人通常在背后动手,被害人受伤的部位一般是后背和臀部,凶手作案后迅速汇入人群逃脱。而赵铭泽案有明显的报复目的,是面对面作案,硫酸伤害的部位很集中,针管和水枪的喷射都呈发散性,而且不能及远,不符合赵铭泽被伤害的特征。」

  沈恕说:「我们三人可以分头追查这三条线索,我组织人力去调查赵铭泽的私生活,经略去调查全市所有出售浓硫酸的化工商店,淑心的任务就是找出凶手的作案工具。只要有一条线索有收获,案情就有突破的希望。」

  化工市场的管理非常混乱。浓硫酸、盐酸这些强腐蚀性化工制剂,按照管理法规,是需要化学实验室或主管单位的证明才能购买,其实在化工市场里,根本没有业主要看证明,只要花钱,随时都可以买到。一瓶五百毫升的浓硫酸,只要价二十元钱。而且业主们都很有「职业道德」,马经略出示刑警证件后,请他们配合,回忆下近期来购买浓硫酸的顾客,所有的业主均异口同声地说已经不记得,既保护顾客,又为自己开脱。

  马经略气愤得不行,回到队里后,竟然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以一名刑警的名义,草拟了一份「楚原市化工市场管理现状」的报告,提交到市化工局。据后来与化工局的老爷们有接触的警员透露,化工局市场管理处的副处长金晓批阅过,把这份报告散发到几个市场管理和监察部门传阅,许多人都知道了市刑警队有一位脑筋秀逗的队长马经略。

  赵铭泽的私生活比化工市场还乱。沈恕的三员干将每天疲于奔命,挖出了曾与赵铭泽有过亲密关系的十七名女性,感觉上还有许多漏网之鱼。十七名女性有六名已婚,三名是欢场女子,其余的均是单身,有在校女生,也有职场白领。十七名女性异口同声地咒骂赵铭泽薄情寡性,死不足惜。从她们的语气和心态分析,都有作案的嫌疑,但是又都表示,不值得为赵铭泽这样的人渣赔上自己的生活,毕竟,她们还有学业、生活、家庭、老公和孩子,她们很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我这边的调查也没有进展。我设想了几种作案工具,甚至携带了高压水枪到案发地点做现场测试。在人潮如涌的购物区街头,要想泼洒硫酸后迅速逃走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要确定目标,面对面下手,又不被人察觉,难度确实非常大。凶手一定是借助了高效的工具,但是什么样的工具才能达到这种效果呢?就我目前的了解,尚没有一种工具可以纳入怀疑范围。而整日和犯罪打交道的刑警们也给不出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楚原市的另一条商业街上又发生了一起硫酸伤人案,与赵铭泽案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辙。

  这次受伤的是楚原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审批处的处长冷原。案发时冷原正在与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姚琳琳逛街。冷原已经离婚三年,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似的换,与姚琳琳属于暧昧阶段的情侣关系。

  冷原在楚原市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大权在握,手中的签字笔一动,就是数以千万计的大生意。开发商们贿赂他时,出手便是豪宅名车。据传冷原名下的房产多达九处,甚至三亚、深圳等地,都有他的产业。难得的是冷原没有浪费资源,每一处房产里都有一个美丽幽怨的女人在等他,让他五湖四海处处家,享尽了人世间的温柔之福。

  谁知人生在最得意时祸从天降,一缕细细的硫酸轻轻巧巧地落在他的裆部,从此生命跌入了低谷,比被判了死刑还难受。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冷原,伤痛彻骨,身心俱创。而因这起伤害案又招惹来有关部门落井下石,对他的生活问题和经济问题展开调查,可谓祸不单行。

  姚琳琳对案发时的状况也描述不清楚。只说两人当时走在步行街的中央,凶手没有隐藏在店面里喷硫酸的可能。而当面走来的人群里,熙熙攘攘,总之以双双对对的年轻人居多,描述不出个体的面貌特征。

  沈恕在分析案情时说:「又出现一个受害人,虽然事态在扩大,但是调查范围在缩小。赵铭泽和冷原都是私生活混乱的人,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公众人物,不了解他们的人没有渠道获悉他们的私生活,所以凶手不是随机作案,而是与他们两个有纠葛的人。这就帮助我们确定了调查方向,找出赵铭泽和冷原的生活和社会交往的交集。」

  事实证明,沈恕确定的调查方向是正确的,随着对赵铭泽和冷原的私生活的调查深入展开,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情人交换俱乐部浮出水面

  那是要看在哪里了,如果说是在实验室里,那其实比他恐怖的多的物质多了去了,硫酸算是比较人畜无害的那种了,只要保证不沾手上就完事了

  酸类比如氢氟酸。。。。哪个狗砸拿出来用完不放回去赶紧过来把你拿出来的氢氟酸处理好放回原位,什么你拿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是在错的地方了?去查使用记录看是谁放错了把他拉出来挨打

  比如硝酸。。。。这玩意会挥发和分解出二氧化氮,什么你想拿过来实验桌操作?滚回去通风橱边上玩去

  还有浓硫酸洒到皮肤上怎么处理的问题,信不信由你,反正那些质疑起哄的也不在化学实验室和化工厂干活,真干这一行的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只要空气中的水蒸气分压大于硫酸中水的饱和蒸气压,那空气中的水就会跑到硫酸里

  标况25℃水的饱和蒸气压是3.169kPa,天气预报里相对湿度就是现在水蒸气分压占饱和蒸气压的百分比

  有想算的可以算算哪个浓度下的硫酸能和现在空气中的水蒸气达到平衡(提示:图中压强单位为mmHg,需换算)

  稀硫酸就是普通的强酸,几乎只有酸性,0.1 M的尽管放心用,洒手上都没事,只要在它变成浓硫酸之前洗手就行。问题就是万一你把这茬忘了,比如洒到衣服上没注意,它变成了浓硫酸……请看下一段。

  浓硫酸(95-98%)对有机物的作用重点突出一个脱水性。​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实验室几乎见不着100%的硫酸,因为工业上生产的是硫酸与水的共沸物,也就是说,如果你线℃以上),出来的是SO3蒸气和水蒸气与浓硫酸比例相同的混合物。想要100%的?没有纯硫酸,只有发烟硫酸,就是把SO3加到浓硫酸里。

  好了讲浓硫酸的脱水性。硫酸水化​是一个非常剧烈的焓减熵增的过程,会把脱水反应的平衡用力地往脱水方向拉。有机物脱水本身是一个吸热熵增反应,硫酸水化正好放出大量的热,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蔗糖黑面包反应,中心大约是200-300℃吧。

  所谓脱水呢,其实是浓硫酸将有机物内的羟基质子化,水分子离去,发生消除反应。把水从有机物中拽出来,让有机物按氢氧比例脱水这个说法实际上是不正确的,比如同样是C2H6O,换成甲醚给我脱一个水试试?同理,冰醋酸和浓硫酸混一块也不会变黑炭(甚至都不用这个条件制备乙酸酐)。糖类变黑炭也分是什么,比如蔗糖和淀粉是变黑炭,纤维素(棉花,纸张等)是变黑变脆,说白了这个黑炭不是纯净的碳单质,聚合物的碳骨架在某种程度上保留着,淀粉的葡萄糖是弹簧一样的螺旋状,但纤维素是平行的直链,所以变黑炭以后的样子不一样。说白了淀粉变的黑炭和你烧糊了的饭没啥本质区别……纸烤黑了和硫酸弄的唯一区别就是硫酸区域边缘明显一点。

  至于浓硫酸对皮肤的危害,只要立刻马上​赶紧用大量水冲就没事,我记得有几个版本课本写先用抹布擦,擦个毛啊,有找抹布的时间不如直接用水冲,正规的化学实验室走几步就是一个水龙头,隔几米就是一个洗眼器,走廊里还有好几个淋浴喷头。就算你全身都是浓硫酸,赶紧脱光了(对,别害羞,脱光了,要脸还是要命)用水冲,能洗多久洗多久,包你没事(不过还是得第一时间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的情况:浓硫酸沾到眼睛或全身大面积,男性还可能多一个器官)。

  至于为什么不和蔗糖似的变黑面包,皮肤的角质层是吃干饭的么?角质层算是脱了水(含游离水很少)的蛋白,​抗浓硫酸十几秒是没问题的。至于前边答案的水蛭,水蛭表皮又没角质化,还有粘液里多少多糖?用硫酸可不就效果拔群。顺便说一句,几丁质也抗浓硫酸,准确的说几乎就没有化学溶解几丁质的方法……浓硫酸不行,浓碱行不行?不行,就算把蚂蚁整个扔浓氢氧化钠溶液里,内脏没了,外骨骼照样。

  再说个和浓硫酸类似的,吸水性极强的,五氧化二磷,没错,就那个用磷燃烧测试空气中氧含量产生的P4O10(真实分子式),这货和浓硫酸危险系数是一个级别的,就算以1mg/m3的剂量接触皮肤仍然会有剧烈的灼烧感,和棉花混合还会放热起火。

  好吧,我最后还是要贴图,我也不知道我同学是不是介意(鉴于评论区里又有些人很不友好,不仅带着怀疑,而且极不友好)2020.0206更新

  刚上大学,作为生命科学专业,四大化学是必修的。学校的化学专业又是据说全国top2,连带着对公共化学要求很高。

  除了无机这门课,分析、有机、物理化学都是和化学院一样的书,一样的课时。大一下刚开始做有机化学实验,做的是个苯甲酸的酯化,用的浓硫酸催化。当我刚刚连接好装置,我背后实验台传来“操!”的一声大叫,然后那个同学就跑到水龙头开始冲后脖颈,我很懵(内心OS:这货又发什么神经)。紧接着旁边的哥们反应过来“快脱衣服啊!”然后有人去叫刚好不在的老师。

  脱光就一直冲,由于刚刚没脱衣服,水流其实把浓硫酸冲到更里面了,脱了衣服才能冲干净,然后就紧急送医了。之后就是打疫苗,换药呗。硫酸流过的地方都是血印,水流状的血印,之后结痂,留下了疤。

  为什么会发生呢?是他以为自己倒干净硫酸,其实量筒里还有大约1mL(不太清楚也可能有2mL了吧),然后拿着量筒去挠头了,硫酸就洒了。就这一两mL,穿透了实验服+毛衣+棉衣外套,直达皮肤。

  他以为没什么的,我也以为没什么的。因为无机或者分析碰到的HCl和NaOH都是强酸强碱,用手触碰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以为硫酸也是这样。

  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我也意识到,所谓的急救措施根本来不及:NaHCO3根本来不及使用,还不如用水冲呢。

  再补充一点,为什么说浓硫酸没多恐怖呢?因为这东西虽然对有机物输出高,但是发育难(被塑胶手套针对)移速慢(油状液体流动慢)射程短(高沸点难挥发)还自带小地图定位暴露(很多人拿起硫酸都会把警惕性拉满)……总之,在危险性方面就是个蛇皮试剂。

  学长在旁边一看,气的拿起浓硫酸走到水龙头旁边倒在他自己手背上,然后立刻冲冷水,冲了两分钟之后让我看他的手有事吗。

  (只要能做到立刻用大量水冲洗,这东西真没啥好怕的……不像熔融碱液溴HF那样粘上就没救。)

  说实在的,如果旁边就有水管子,这东西的伤害未必比得上高锰酸钾。但是如果给它脱水、放热、更快地脱水……的时间,对有机物的杀伤力还是有的。

  我有一次弄到手上,先是愣住了,然后跑到另一边的水管那里,大约过了十秒吧,手指感觉有一点热和刺痛,但是洗过之后并没有什么问题。

  浓硫酸和双氧水可以配置一种名为食人鱼的超级溶剂,几乎可以腐蚀一切有机物,极易爆炸。我们做垃圾消毒行业,有一次在实验场地误打误撞配出了这种东西(当时并不知道有这么个配方),里面还混合了许多塑料垃圾,结果厂房里像扔了一颗烟雾弹,着火一般冒烟(用喷烟更贴切)。由于溶液里还混合了乙酸,顿时就弥漫起一股酸雾,吸入一直疼到喉咙,眼睛睁开就刺痛,于是立刻撤离..….厂房外面看似乎里面着了火,烟从各个通风口和窗户冒出来....

  (有人提出他们配的食人鱼没那么可怕,我想了一下原因,可能是由于我们处理的是来自医院的医疗垃圾,里面含有血液,这是液态的有机物,接触更充分,反应更剧烈。同时血液中的过氧化氢酶让双氧水迅速分解,产生大量氧气,氧气助燃,可能高温也引燃了小部分浮在表面的塑料垃圾。当然只是猜测,现场并未见到火苗。)

  稀硫酸就很渣渣了。初三化学实验,每次都带个大玻璃瓶揣在衣服里面偷稀硫酸出来玩...滴到手上根本没事,冲一下擦掉就行了。当时还发现一种写“密信”的方法,用棉签蘸稀硫酸在纸上写字,干了啥也没有;之后用蓝色圆珠笔涂一遍,硫酸写过的笔迹会变黄色...

  当时学校上化学课还会带学生去实验室做实验。有一年有个学生不小心溅了一滴硫酸到前排同学的后脖子上,化学老师立马拽着那个同学,摁着头,水龙头开最大哗哗冲了一分多钟。

  3,很多人问是稀硫酸浓硫酸,我真的记不得了,我个人推断,老师都给他洗头了应该是浓硫酸

  且不说浓或稀硫酸的伤害大不大,就说万一出了事,那老师也肯定要负责的。哪怕孩子自己觉得只是一小块皮,没多大事,家长可不一定这么认为,哪个孩子不是父母心头肉。我个人觉得不夸张,留疤了老师心里肯定也难受的。

  感觉我国的实验安全教育普及不到位。(不过貌似大部分中学也没什么实验条件)

  浓硫酸对有机组织有很强的腐蚀性,主要是由于其有很强的脱水性,可以将接触到的人体组织碳化,并且吸水放热,进一步加深伤害。关于怎么处理浓硫酸沾到皮肤上,很多教科书甚至给出了互相矛盾的答案,有的说用水冲,有的说用抹布擦…

  在这给出正确方法:如果不幸沾到少量浓硫酸,应用大量冷水冲洗。浓硫酸最大的危害是脱水性,稀释后威力大大降低,而大量清水也可以带走热量。如果是身体上大量沾染浓硫酸,应立即脱去衣物,去紧急喷淋装置淋浴。冲洗干净后去医务室处理伤口。

  如果是稀酸,比如稀盐酸,稀硫酸,稀硝酸等,沾在皮肤上短时间都不会有什么感觉,立即洗干净就好。

  对于上述提到的紧急喷淋装置,按照要求是实验室必备的,但在近几年我国的大学才开始陆陆续续普及,有的大学装了也不说是干嘛的,甚至不供水。

  大概讲一下用法,上半部分其实就是淋浴,那个拉手拉下来就会有自来水喷出来。当你身上大面积沾上化学物质时,立即脱下衣物使用淋浴。下面那个池子是洗眼池,旁边有个板,推一下洗眼池就会有不太强的水流向上喷出来。作用时当化学品溅入眼睛时,用手将眼皮分开,在洗眼池的水流上冲洗眼球。

  氢氧化钠对人的腐蚀性比硫酸更强。由于人体内大量存在脂质,所以稀酸在腐蚀人体时,脂质有一定的阻挡作用。但强碱可以迅速和脂质反应,并且可以迅速破坏蛋白质,对人体组织造成很大伤害。实验室用的氢氧化钠溶液不会太浓,但仍具有很强的腐蚀性。氢氧化钠溶液的特点是滑腻感,沾上之后手感像沾上了肥皂水。所以可以用滑腻感来判断洗干净没有。不幸沾到皮肤的处理操作也是大量清水冲洗。

  千万不要加热固体氢氧化钠。氢氧化钠的熔点只有318度左右,很容易熔融,但是熔融氢氧化钠的腐蚀性极强,可以腐蚀玻璃和陶瓷(用铁容器装),如果滴在手上,一分钟后就能看到白骨了。

  另外说一下氢氟酸。这个东西中学实验不会用到,看起来是弱酸,人畜无害的样子,但非常危险。氢氟酸接触皮肤后短时间内没什么感觉,甚至会感觉痒。由于氟离子半径很小,可以通过皮肤进入身体组织。又由于氟元素和钙元素有很高的亲和度,渗入的氟离子会夺取骨骼中的钙,形成萤石结晶。高中听过一个故事,一个高中生买氢氟酸想回家刻蚀玻璃,但是半路骑车撒了,捡的时候沾了一手,当时没什么感觉,就是痒。过了两天手开始剧痛,动不了了。去医院检查是骨骼变形,开始生长出萤石晶体,没救了,只能手术。故事真假不太清楚,但是大家还是远离吧。

  重铬酸钾,橙色固体颗粒,很好看,由于用于制作铬酸洗液和常用于滴定,常见于实验室。其中的六价铬有很强的毒性和致癌作用,并且可以经皮吸收,所以不要接触到皮肤。

  各类有机溶剂。包括中学常用的四氯化碳,苯等,具有毒性和致癌性,尽量避免接触和吸入。

  想到了再补充吧。本来想再写一些避免混合的物质,但要是有熊孩子照着我这个混合起来作死怎么办?还是算了。

  看有不少提到氢氟酸的,就不说了 下面提到的这个玩意我宁愿天天喝氢氧酸(手动滑稽都不愿意用

  对,mg/m3 因为这玩意会升华。吸入OsO4的中毒症状为肺水肿,气体接触到角膜会造成不可逆损伤并可能致盲,气体接触到皮肤会造成皮炎以及化学烧伤,并且慢性中毒对肝以及肾都有危害

  哦对 你头上顶个塑料袋cosplay幽灵气球也没用, 因为OsO4气体还可以穿透塑料把你毒死

  上面很多答案都提到了,硫酸对人体的危害并不在于酸,而是在于脱水性和氧化性。单论酸的话,其实苯酚的危害也要比硫酸大。苯酚会与蛋白质反应,对皮肤和黏膜的危害都有危害,并且有神经毒性,食用致死剂量为1-32克。说白了,人们都觉得硫酸和氰化物危险和化学吧憨批都觉得t-BuLi危险一样(虽然说后者确实很危险),都是知名度高而已(

  高中的时候很手贱,特别喜欢在家里面买来一堆试剂自己随便鼓捣。当时想制氢气来玩,无奈稀硫酸已经被用完了。怎么办?那当然是浓硫酸稀释了~

  于是在桌子上先准备了一大盆水准备用排水法集氢气,然后旁边是一瓶500ml从未开过的一大玻璃瓶浓硫酸。大家可能知道,这种玻璃瓶,除了拧开一个盖子,里面还有一个内盖,就像这种

  然后这个盖子紧得要死,我右手戴着橡胶手套开这个盖子,左手裸着扶着瓶子。在小心翼翼地弄了半天之后,由于用力过猛,这个盖子被我一下子撬飞了起来,然后滴了一滴硫酸到了我裸露的左手上!

  当时,立刻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是那种如同针扎的疼痛!然后我立马慌了神,看到旁边的一大池子水,也没想什么放热的事情,立马把左手伸进去洗洗洗洗洗洗……洗了半天拿出来,嗯,被滴到的那里,黑了……

  是的!你没看错,这滴硫酸在我皮肤上停留的时间不超过2秒,然后就已经把我的皮肤碳化了!远看就像一颗痣一样。

  评论区有朋友怀疑,不知道我怎么买到的三酸。那我只能祭出我当时在淘宝上买的订单截图了:

  注意看,我买了2份,24*2,运费也是24块,想想有多重。这家店铺现在已经没了hhhh

  事实就是这样,我在淘宝上随便拍下来一个宝贝,难道还需要公安部门的批准?当时管得多松,可见一斑。

  我直言吧,那个时候我还在混元素收藏圈,在圈里面,只要你有钱,81、92,没有你买不到的。我完全没有开玩笑。奈何我作为一个普通中学生,我没那么多钱。当时真的是管得很松的,快递寄这些东西完全没问题。现在看来确实是不可能了。

  本地某企业老总的小三,内蒙古的妹子,二十多岁,瓜子脸,马尾辫,长得贼漂亮,大学毕业后应聘给老总当秘书,本人见过几次,这么说吧,有点像古力娜扎,多漂亮了知道吧,和这个老总勾搭在一起了,他的大媳妇也是本地一知名人物,知道这事以后,有一天下午去公司直接就给这女的脸上泼硫酸了,我们出的警,听说在国内给这女的光做手术就花了二三十万,后来又去的韩国做手术,那现在也变得特别丑了,真的是特别可惜,反正一个大好的姑娘就这么毁了。

  大好的姑娘怎么了?那些诅咒她的,质疑我的,你首先搞明白一个问题,她也是个人,她的下半辈子会生不如死的活着,我同情惋惜不对吗?杠精还有言论过激的我都直接删除黑名单。

  化学实验室里,酸碱液反而不是最恐怖的,因为危害原理很简单,所以预防手段,应急手段也很简单。实验室最恐怖的是各种有机物,只要待过的都有体会。

Tags: 硫酸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